(酒茨)小巷长

        般若坐在墙头跟隔壁家的狐狸精闲嗑牙,一转头瞧见茨木远远走过来,一只手抱着只球,另一边袖子上挂着个小孩子,小孩子长得跟小时候的茨木一模一样,颠颠地小跑才能跟上茨木的步伐。

      “啧啧啧,”般若砸吧砸吧嘴,对茨木恨铁不成钢:“你成天揣着个球的时候我就觉着你母性怕是泛滥,现下果真生了崽子出来。”

      小朋友听见声音,抬头看见一副腿,还没看清楚说话的人是谁,小脸儿就被茨木掰了回去,他好容易将茨木的大手扒拉下来,就发现前面从大门口进来的酒吞。

       小朋友喊着挚友扑棱棱跑远去了,留下茨木在后面慢悠悠继续走着,般若跟狐狸精挥挥手,跳下来陪这个孤家寡人。“晴明那个手欠的给你家酒吞又抽出来个小的啦,比你年轻还野性,臭男人就喜新厌旧还吃这一套,我要是你,才不接来养着,随手就给扔回去了。”
      茨木早已经习惯般若的胡言乱语,懒得和他抬杠,只淡淡说晴明也是犯了难,现如今家底有点薄,他还养了一堆猫猫狗狗,人跟妖都要吃饭,现下又添一张嘴,立时三刻真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      “他后院里全是成精的会说话的小动物,还去养只会嗷嗷呜呜的,就让他继续难着吧,我把碗让给小娃娃,饭点自己去觅食,牺牲我一个,幸福千万家你说好不好?”

       “牺牲的还有拜倒在你腿下的无知男子吧。”酒吞拎着小朋友迎上来。在外打了一天的架回来还有精神应付小孩跟妖孽,真不愧是挚友!茨木脑子里在刮风暴,嘴上硬是咬紧了不说话,僵着脸拽着小孩儿跑了,般若对此尴尬情境倒也不怵,朝着酒吞勾魂一笑:“你俩真有意思,大不了三百年不说话,妖啊鬼啊的日子快的很,拖着就拖吧,反正先等晴明坟头长草了再说。”

       这边小朋友被茨木挟持进屋里,正恼他扰自己与挚友叙旧,茨木不会哄小孩子,只得把球摘下来给小孩儿玩,大概是毛乎乎的东西都能抚慰人心,一时之间,他们都轻松了许多。

       “为什么你不跟挚友说话?”

       “不知道,突然就这样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哪有没个开头的事情,难道你们是约定了一起不说话的吗?”

        “嗯。”

        说完,他们一起沉默了。

       

      近日晴明喜欢让妖刀跟酒吞一起出去寻衅滋事,虽然二人都偏好单打独斗,但胜在话少,也不搞些诸如背景音乐之类的花哨玩意儿,并且冷酷。

       现在妖刀冷冷的脸变得耐人寻味,酒吞也不好意思再酷,纡尊降贵关心战友。

        “今天守门的是茨木,还有小时候的茨木,”妖刀故意停顿一下,借机观察酒吞表情:“你可以嫌我八卦,我不爱说话,但不代表我不八卦,我是女性,享受世俗对女人的偏见,比如可以光明正大八卦。”

        酒吞惊异于妖刀突然的热络和奸滑,又因为她提到茨木而小心脏噗噗跳,不得不试探她继续说下去。于是她说了。

         “你知道角巷里的鬼吗?”


        “你知道角巷里的鬼吗?”小朋友茨木卧在茨木腿上,突然问了他这个问题,说是般若给他讲的故事,讲了一半,后来却怎么也找不见人了。

        般若被罚去扫大街啦!山兔急着出门,给小朋友撂下一句话,“据说是因为他要在晴明头上种草!”

       现在晴明就在他们旁边的石案上看书,他好奇得不得了,又不敢求阴阳师成全般若给自己讲故事,思量一番,决定退而求其次,虽然茨木讲的故事都干瘪瘪,但聊胜于无。

        可惜茨木也不知道角巷的鬼。

        于是茨木小朋友给他讲了故事的前半段。

         就是一个普通的,复仇的故事,角巷鬼以性命为代价完成夙愿,头被砍下以后死了。

          茨木听了心口有些潮,他无端相信这个故事只进行到一半,但这个故事又像已经终结了。

         晴明在一旁冷眼看着两张愁苦的脸,给他们讲了后半部分。

        鬼的灵魂与肉体一样,也身首分离了,于是他跌跌撞撞,闯进了角巷里,角巷是一个普通的巷子,在一个普通街道的边缘,但是那里又是一个死角,由于一些像般若那样的磨人妖精会出现,阴阳师们便在不同的街区画下封印,角巷是封印与封印之间的缝隙,对于精怪们来说,待在那里是窒息和痛苦的。

        鬼抱着头颅,怎么也找不到方向,他只好待在原地,直到有一天,他被一个妖怪发现,于是他请求妖怪帮自己把头跟身体安在一起,这样他就能看见路,也就能走出去。

       但是妖怪把他的头装反了。

        “所以他明明看见了路,却还是走不出去,头想要前进,身体却在后退。”

          这就是故事的全部。

          晴明讲完,笑盈盈瞥了茨木一眼,甩着扇子走了,小朋友不明所以,茨木却嫌闹心。

          怎么结尾倒不像个结尾了。

         角巷就在他们回去的必经之路上。

         这是个真实存在的地方,是以酒吞有些好奇,他觉得妖刀说了这么多,他不能辜负,势必要过去看一看的。以前一直没有人提到这个事情,看样子每个人又好像都知道。

         是这样,妖刀盯着他,一字一顿的说,有些东西,不用都去验证的,存在就是存在,没有人说,也是存在,或许不存在,但是没有人在乎,大家心里清楚,又都视而不见。

         酒吞决定不去验证这个故事的真假。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晚上轮到他陪小朋友睡觉,半夜被呜咽声惊醒,一双小手还在他脖子上摸索,他点上灯,看见小朋友在抹眼泪。

        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         “我梦见你的头装反了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酒吞承受不了小孩的悲伤,正在发懵,下意识答到,没有,我没有装反。

           小朋友仿佛魔怔了,直直盯着他掉眼泪。

          “你连头都没有,哪里还用担心有没有装反?”

           酒吞大惊失色,赶紧摸摸自己的头在不在。

          等意识到他在被小孩儿牵着鼻子走的时候,小孩儿又开始哭:“没有开头,结尾也不像结尾。”

         他明白了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小时候的茨木也是茨木,他们是分离的个体,却又是一个人,只是作为孩子的茨木,还没学会掩饰心情。

          是你在哭泣吗?他想。

          你在怨恨我的怯懦吗。


          “我思考了许久,决定还是把你送回,”晴明严肃地对小茨木说:“还有很多人在期盼你的到来,我哪能霸占两个呢。”

          小茨木想了一会儿,同意了晴明的意见,他们一起往神龛去。可能要睡一段时间,晴明告诉他,不过比在这里好一些,毕竟你还小,不理解那些突如其来的悲伤。

         “所以那是什么悲伤?”

          “爱而不得吧。”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

评论(7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