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写的是纪实文学

    “你在做甚?”
     我抬眼看去,手机里酒吞正支着脑袋在敲打屏幕,貌似百无聊赖。
     “我在写你跟茨木的故事。”
     “哦?”他来了精神,趴在屏幕上往我手下看:“快将我挪过去些,我要看个清楚。”
     “这字你看不明白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那你都写了什么?”
     “我写了你与他的爱恨情仇,相聚相离,似有若无,藕断丝连,如此云云。”
     酒吞听了颇为不满,把屏幕敲的咚咚响,差点就要破壁而出。
    “你这是胡言乱语!我与他日日在一处,哪里相离了?”
    “一个故事自然是要有波折的,起伏跌宕才能抓住看客的兴致,百转千回才是荡气回肠。”
    “那你要写我倜傥风流。”
     “好好好。”
    “也要写茨木俊逸无双。”
    “……他要落魄些才好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!”
    “总要有个落魄些的,才能有冲突,有矛盾,故事才能发展起来。”
     “这是哪儿来的歪理?”
     “你们俩中间,茨木落魄一些倒还适宜。”我规劝他扭转心意:“你想想茨木落魄的样子,衣衫褴褛,踉踉跄跄,面容忧虑,目似含泪,盈盈一水间,弱柳扶风,你若是落魄,那就只能是个酒鬼样子。”
     他歪头想一想,鼻血流了出来。
     “并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若是不想他落魄,你却还可以做个恶人。”
     “怎么个恶法?”
     “我就学曹公,派你去踢他一记窝心脚。”
     “不成不成,心口哪能踢得?踢坏了可修不好。”
     “那就踢肚子,踢不坏。”
     “不成不成,万一伤了脾肺,就得一顿将养。”
     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这文章怎么写?”
     “就照实了写呗。”
     “怎么照实了写?”
      他听了我这问题,反倒扭捏了起来,嘟囔了一句,我听得不太清。
      “你说了什么?大声点可好。”
      于是他起身,抬手下拉状态栏,把音量开到最大,冲着我嚷嚷,声音差点震碎了屏幕。
      “我说!就写!我俩!相好!”

评论(6)

热度(1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