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景

   就在家门口,茨木撞了邪。
   不知哪里跑出来的无名小妖,嬉笑着朝他们扔了什么东西,众人避闪不及,那东西就这样打在了茨木的脖子上。
    茨木立刻就躺下了,大家也顾不上追那妖怪,七手八脚的就来扶茨木。
    这平日里擎天撼地的大妖此刻竟半点力气也没有,坐也坐不起,站也站不动,出了一身虚汗,捏着脖子说有东西扼住了他,扯开了他领口的扣子,他还是喘,还是有东西束缚着,莹草没了办法,眼泪都急出来。
     酒吞听到消息时茨木已经被带了回来,赶到他房间去时,晴明刚好出来,说是枚沾了邪物的符咒作的祸,正好打在了脆弱的地方,发作的就厉害了些,好在处理得及时,只是这几日还是要好好歇着。他对晴明说谢谢,晴明故作惊讶:“你谢我做什么?这是我家的孩子,我自然要好好爱护,要谢也该是他自己来,你这一出,我好生惶恐。”
     他一时语塞,摸了摸鼻子,含糊着进了屋里,发现大大小小的式神围了茨木一圈,他竟是最晚知道的那个。
     茨木衣角上落着花泥,鞋也没顾得脱,大家手忙脚乱,没人注意这些。他见茨木依旧在喘,便想伸手去顺气,不想茨木模糊中,嘶哑着嗓子一声声唤着红叶。
     红叶看着心疼的不得了,上前把茨木抱在怀里,众人面上皆是平常,唯独鬼王大人震惊得像是被捶了脑袋。
     他可不是小孩子,觉醒过了,勾也长了,这过去那些牵扯不清的事他可是都记起来了,茨木跟红叶自然也是,这状况他可是看不懂了。

   

     后来他才知道,家里的小孩子们一半是姑姑来带,一半是红叶养的,茨木在懵懂的幼童时期整天追着红叶跑,要吃莲子羹要去后山玩,还要红叶抱抱。小小的像个团子似的朝红叶滚过来,一不留神左脚绊着右脚摔倒了,还赖在地上让红叶来拎他。红叶什么都知道,但是小小的茨木不知道,小小的茨木就知道喊红叶姐姐,红叶心软,就把他当弟弟养了。
     后来茨木长大了,晴明带他觉醒去,红叶怕他想起来,就再也不是自己弟弟了,但是觉醒后的茨木见了她还是要莲子羹,只是不再叫她姐姐了。再后来,茨木可以独当一面,再也不嘴馋,也不到处乱跑出去玩,像个正经的大人了。
     “然后呢?”
     “然后你就来了,你小的时候就不像个小孩子,自己蹲结界长大的,也不爱理人,好像对什么都不关心。”
     红叶跟他平静的对坐聊天,他可是从来没想过有这么一天。以前他就不怎么搭理其他式神,想起来往事更是躲闪不及,此番谈话,倒让他产生了恍惚感。那些个茨木的旧事,他从来不知道。
     他爱过红叶吗?爱这一事只在他的记忆里,像前世一般遥远,好似一场梦。
     梦里他醉饮枫叶林,眼里心里都是红叶,茨木整日陪着他,眼里心里都是他。
     现实呢?
     “春光好看,秋月好看,挚友也好看。”
      茨木上个月跟他一起喝酒时说过这话,说的时候眉眼弯弯,虚虚实实,眼中有他,可他排在了风光之后。心中可有他?他当时醉的朦胧,后来想起要问时,也没了机会。
      茨木心里装的东西比他想象中的多,除了风景,还有红叶,或许还有其他同僚,他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份量,茨木小时候的故事听着有趣,却也让他惶惶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 茨木是个皮实的孩子,第二天就能卧在屋檐下晒太阳了,蝴蝶精在他身边跟他说话,手舞足蹈得带响了鼓铃,茨木也不烦躁,闲适的听着,抬头看见了酒吞,赏了个灿烂的笑容。
     酒吞看着他,也跟着笑了,继而想起红叶说过,在茨木还是个少年的时候,家里一度潦倒,晴明每日都出去殴打大蛇麒麟还有小妖怪们,从他们那抠出点金币,还险些摘了妖刀姬窗上的风铃拿去卖,茨木便拉着兵俑出去仙人跳,化作娇俏女子,勾了不知多少公子哥们儿的魂跟钱包,可惜被晴明发现了,被罚去扫大街。
    想到这里,他蓦地难过了起来。

  

    晴明曾摇着扇子,对其他阴阳师显摆:“我家的茨木,和你们家的不一样……那可不……我家茨木,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谁呀?喜欢吃水果味儿的月饼,小手指的指甲特别容易断,有时候走路会绊着自己,你们家的茨木有这么可爱吗?有吗?”
     红叶那日也同他讲,这世上有千千万万个茨木童子,有千千万万个酒吞童子,也有千千万万个鬼女红叶,他们每一个都记得那个你爱我我不爱你的破事儿,他们看着一样,却又不一样,别人看着一样,有情人眼里就不一样,茨木记得这恩怨,但他也记得这个红叶拉着他手带他去买乌巷里那家的糍粑,恩怨于他于我都是虚的,他的小模样儿,我可是实打实看过来的。
    他想着若是千千万万个酒吞童子都在一处,那他的茨木能不能一眼就认出他来?

    他问红叶,那你爱晴明吗?既然一切都是虚妄,我也不爱你,我的茨木也爱着风景,那你像记忆里一样爱着晴明吗?
    红叶眼里万般柔情:“别的红叶我不知道,可是我,来是为了晴明大人而来,去是为了自己而去,进退皆由我。”

   

    于是他走过去,蹲在茨木面前,蝴蝶精跳跃着走了,留下他俩和一地阳光。
    “你喜欢这风景吗?”
     茨木点头。
     “你喜欢我吗?”
     茨木也点头,神情有些羞涩。
      “我是那风景里的,还是我就是我?”
      茨木歪头想了想,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只嘶哑着声音说:“风景就是你呀。”

评论(12)

热度(291)